梦之亡命天涯

亡命天涯

copyright reserved (c)2005 by Lin Pengxuan

我一直是一个很爱看电影的人,之所以用看,而不用欣赏是因为我认为欣赏的东西不是很多人都能做得到的,很明显,我不属于那个不是很多人的范畴。我所追求的感觉就是刺激,曲折,效果。

如果有时候很久没有看到这类电影了,我就只好自己拍一部给自己看。没错,自己拍一部,在梦中。

以下是我05年某月13日凌晨所做的一个梦。

老师正在讲台上口沫横飞的说着天书,我是没有任何功夫和兴趣听她唠叨,还在想着刚才那件事情。校保卫科长,就是那个和我家作了很长时间穷邻居的人,下课时候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有些事情聊聊。在绕了很大一圈弯子后,他隐晦的暗示我,前天的那件kyll人案和我有关系,奶奶的,尽管我是一个很职业的kyll手,尽管我的记忆力不大好,但我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kyll一个人的,何况又不认识他,in

a word, I don’t kyll for nothing。但,天底下就是有那种巧合的事情,你不信也不行。看着他在桌上一抖一抖那因为抽烟已经发黄龟裂的手指,我暗吸一口气,回想起那天在临街的路上确实听到了一声惨叫,之后我进了旁边的一家小超市,在柜台上逗了逗漂亮的姐姐,还故意在隐藏的摄影机前做了一个可以被检控者认为很具有挑战性和蔑视性的动作,一切的一切,很巩固的排除了我当时不在场的证据。钟声又响了起来,我借故欠了欠身子,向科长表示: 我相信这个社会还是有法制的,除非有证据,我是不会承认您这项诬告的。您看,上课铃已经打了,我是不是该回去上课了。科长看了看我,挥了挥手,你走吧。
xxx同学,这个问题我想请你回答!

不会!惯常的答案,心中只是有些东西,something different

today,怎么今天老师会向我提问,难道她忘记了当初因我拒绝回答而在她的公开课上留下的尴尬场面吗?算了,没有兴趣想那么多。走廊的大皮鞋的声音把我从神游拉了回来,看来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不过,那几个大盖帽,我很有信心他们不是工商或是税务,走到了门口就停了下来。跟老师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想我摆了摆手示意我过去。不知是否我刚才的insult让老师不爽,我惊奇的发现自古以来,老师保护弟子的那种作风起码在今天是荡然无存的,不仅如此,老师还很兴奋的说,xxx,公共安局的同志找你谈话,我看你还是配合配合。我知道她将配合的时候的着重口气,人都这样,拿不到的东西就要看这东西的笑话。我耸耸肩,无所谓。跟着就出了教室门,隐约听到门后又传来老师的声音,我早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我承认!心里回了一句。

三双皮鞋围着一双nike以正三角形的方向向天台进发,三个人都一言不发,我知道他们有话说,所以我也不bother去问了。只是,前面又来位姐姐,或许算是小老师吧,因为在年龄上没有太大的差距,我和她还是有些在物理上已经论证了很久的异性相吸的factor的。看到我这情况,她的脸唰的一下苍白了,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又止住了。多说无异,看来她是清楚这规矩的。随后,她就下楼了,我只是很奇怪,这时候,不应该是去操场的时间啊?

天台。天有些阴,我喜欢寒冷的天气,但不是这种湿度那么高,让我从内心产生一种抵触感。操场上什么人都没有,哦,不,还是有一个的,那位小老师,她突然把头抬了起来,朝我这看过来,我只是略微的点了点头,挤了个笑容,要知道我不是一个爱笑的人。她似乎看到了这个,噢阿,又有些奇怪,难道她脸上的眼镜已经能够让她很清楚的看到我的这个动作吗,我可是不止一次建议她再重新换一副眼镜了。旁边天蓝色的防水布把操场上唯一的棉垫给盖住了,whatever, I don’t care.

正三角形的顶点开始说话了。

我知道你是那天的凶手。

…”

正要说话,他又把我打断,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我心中下了论断,我喜欢和这类型打交道,因为他们不够聪明。

有超市录像为证。你不用狡辩,我们三个人都是有kyll人执照的,可以在未经任何对你进行人道处决。最近本市的犯罪率有所上升…”

我脑中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因为母语的缘故机械的接收着他们的语言输出信息。我还在看着那个小老师,这位姐姐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坐在蓝垫子上

所以,你清楚吗,如果你能拿出那笔钱,所有在你身上的指控和你以前入狱的经历都会注销。身后的两个大盖帽走近了一步,希望给我造成一种心理上的压力。

总算提到正事了,还是因为钱。

钱,我有,但我那时用命换来的,所以很遗憾不能答应你们的无理要求。

大盖帽的脸上的肌肉,或者说是横肉吧,因为我不习惯用这种尽管医学上正确但是生理上暗示身体强壮的名词来形容他,不自觉地抖了抖。眼镜眯了起来,嘴里蹦出几个字,那就不好意思了。

我不知他们是什么意思,因为有两种可能,1,我和他们回局里一趟。2,他们在这里把我干掉。

有一个人的手已经开始抓我了,不用多想,我条件反射的伸手越过他,从背后夹注他的脖子,往下一按,同时那只每天经历10公里热身跑步的右脚向上一抬,让他的脸和我的脚在我的腰部做了个亲密接触,之后,跟上一步,双手在他脖子上一扭,他就歇菜了。千万不能给你的敌人任何反扑的机会kyll手老师的话又在我心中想了起来,当然,何况,这样做让我嗜血的本性得到乐趣,为什么不呢?另两个人也许已经被我这种超过他们expectation底线的手法吓倒了,其中一个忙乱中就要拔枪。也许是他的逻辑没有学好的缘故,俨然忘记,打开枪套是拔枪的必要条件,拔枪是打开枪套的充分条件。意思就是,要拔枪,先把枪套打开。我作势向没有拔枪的大盖帽,也就是已在我脑中被定义为比较好骗得人作了个动作,他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之后,我突然转换方向,瞬间尽我最大的力量加速冲向那位可怜的拔枪同志,右手向他下巴一个勾拳,将其打晕,凭借身体的冲力让他从天台作了一次无声息的和没有安全带的蹦极。缓缓的说了几个字,哥哥我是学过物理的。相同的力量,单位发出时间越短,打击效果越好。

预料中的小老师的惊叫声没有响起,可能已经走了吧,我对自己说。剩下的一个就不是那么难料理了,我本人顺手操起一个生锈的铁棍,就是一棍下去,我没有指望就能kyll了他,可是奇怪的是,没有发出任何惨叫,他也挂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天是在我这一边。哦,不对,从他脖子上飚出的血,我猜到,铁棍上是有铁钉的,我只是刚才没有看到。探头出了天台,那块天蓝色的垫子已经移位了,就在我头部的垂直正下方,没有看到坠落的尸体,旁边的小老师靠着墙壁在喘气,我又向她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开始往回跑,丝毫没有对一个没有做出正常反应的女人的行为产生疑问,there must be something, right?看来有时候,书上说的是对的,人在慌张的时候,是会忽略一些东西的。

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等到了天黑,才回去。估计三具尸体不会那么快被发现,才能让我斗胆冒这个险回来说声再见。上楼的时候,经过了穷邻居的门,门是开着,保卫科长就坐在藤椅上,看过来的眼神告诉我他已经猜到了一切,我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于是也大步走进去,拖了把椅子,就做了下去。

你知道国家对kyll犯的下场是什么吗?

明白。

今天下午的时候叫你过去就想给你一个机会。

我还有机会吗,就算没有那三条人命背在身上,我的经历上可还有3次入狱经验,学校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了。

有得,你看看这个。他从旁边的抽屉拿出一个打印的很正式的小本子,然后推到我面前,我的经验,这本东西是假的概率不会太高。

这是你的入狱档案,在我手上,我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可以更改这里的人之一。用他枯木般的手点了点本子。

他是对的,直觉告诉我。可惜他算错了一件事,我是不要别人施舍的。I do what I want to.向他微笑的致了意,我起身离开,再次留下他一个人想些谁也猜不到的东西。

家就在斜对面,两间连在一起的房间沿着走廊排开,房间不多,却有四个门,严重加强了我认为中国人好门面的心理,咱房间没人多,咱门比人多,呵呵,天真的设计师。走廊是木头的,昏黄的灯光一晃一晃,如果不是在这住久了,光这里的景色实际上已经是拍鬼片的不二之选,不过,我还是不太喜欢鬼片的,原因,我怕鬼。这就是人生的最大的玩笑了,很专业的kyll人者是怕鬼的人,天底下,你还能找到比这更具有讽刺性的命运吗?哦,又神游了,我早说过我是一个很不容易集中精神的人。还没想完,我就夸头进了屋。匆匆排完饭,我很严肃的拉着母亲到了另一个屋,跟她说,我kyll人了,要跑路。她神情紧张,却没有表现出其它丝毫的正常举动,看来上次在我床底下发现的那支枪已经向她说明她的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和她应该做好这个一直以来就怕发生事情的准备。我把那扇木制的小橱子拉开,那时家里放隔夜菜的地方,也是,嘿嘿,放买菜钱的地方。一共三十元,连硬币。我全拿起来。然后大声一吼,说晚上2点半,我再回来取钱,你给我准备一下。母亲是很伟大的,她点了点头。

走廊上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我分辨出那是director kim的身板(真的,这是梦)。门多的好处就出来了,此时,她前脚刚进前厅,我后脚就从另一个门迈了出去。真不知是该谢谢这个屋子的设计师还是怎么的。听得出,她是为了我下午的活动而来的,不敢多想,蹑脚开始向楼梯移动,经过门口的时候,仄仄的地板声把她的目光吸引过来,天哪,我向她微笑了一下,然后就走了。我现在可以给这个屋子的设计师下个结论了,如果有机会,我要kyll了他。

飞快地串出屋,我趴上一架未锁的自行车,那时民风还是纯朴,却也给我这个kyll人犯便利的机会。多谢了,倒霉的车主。然后就冲了出去。

未完待续,本人保留不继续完成本作的权利,因为,我的梦醒了。这是我记得比较完整的一个梦。其实已经埋下了精神妄想症的根底了,所以我目前基本上没其他大病,就一精神分裂加阿兹海默早期。本人第一次尝试写作小说,说真的,这感觉真好,我不知道我居然可以写出这种很有西方特点的中文小说,也许以后有时间,我真的要出本书。也许是起点看多了,写得越来越起点了。

人家旧社会卖完艺还给钱呢,你们看了,没事就留留言吧。让我每次上网也有个奔头。

About linpx
He is lazy, so he left nothing here.

8 Responses to 梦之亡命天涯

  1. eileen says:

    第一,你最近看来真的是比较忙,老是转载以前的内容;
    第二,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喜欢和我们这类人打交道了,呵呵;
    第三,午睡不要睡那么多,会胖的。

  2. Pengxuan says:

    1,先说,这不是以前转载,这从来没发过。我的意思是,以前想发的,可是发不了。2,我所说的东西都是在梦里的东西,以及小说创作的需要,坐不得数,对号入座是不好的,别逼我改文章啊。

  3. Will says:

    噢,那就继续吧

  4. eileen says:

    明明就是以前发过的,我看过的!!!博克上的

  5. LIN says:

    以前发过的。否认只能证明不止江郎才尽,还有健忘症。

  6. Pengxuan says:

    你看过是因为我以前发不了,发电邮给你现的。

  7. says:

    呵呵,俺没时间,每篇都只能看个开头和结尾。。。
    虽然看卖艺的只看到了抱拳退场的样子,我也还是留俩字儿以表支持,捧场,呵呵~

  8. Pengxuan says:

    卖艺不卖身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