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FUNNY

来的camp里面有个中学生。我对已经生理成熟的男性从来都是不太直接抱有好感的,但这位哥哥,在我看来,话不多,不过真是太他妈的幽默了。

1
我和thweat在当watchman。第一天,就看到他冲上来,对着thweat的背上就跳上去。我一直认为这种姿势只有under
10
kids才作得出,今天总算是在一个15岁的男性中学生上看到,活像,两只狗在搞些什么。

2,一天,我洗完澡在寝室看书。这位哥哥冲进来,半裸。说,teacher,给我一块饼干,妈的,什么世道,找老师要饼干。还好,哥哥我脾气够好,给了他一卷。接过之后,又说,teacher,再给我一卷。。。。他被我轰了出去。

3,第二天,我在刷牙。隐约看见背后有影子在晃动,转身却什么也没有。隧继续刷牙。过了一下,听到他熟悉的声音,teacher。一个人半吊在门口,不知在想些什么。

4,进来洗澡之后,他全裸,知道他要洗澡。没想到,他用韩语说我是变态。

你是变态。

我回一句,你是变态。

他又说一句,你是变态。

我再回一句,你是变态。

你是变态。

你是变态。

。。。。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小鬼较劲了。

5campus
town
的水一开始都是冷的。他打开篷头,不是按照常理,用自己的手来试,而是突然,把篷头转向我。我正在洗脸,突然被冷水一冲,整个人都跳起来,正要骂人,就看到他一脸虔诚的样子问我,teacher,
cold?

6,为了报复。出了浴室,把门一关,顺带上了澡堂的灯。。。


TLBU乌龙事件一—IOI

200615日,周四,
早饭:辣椒糊年糕,还有拌豆芽。

校长的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课上。在暖烘烘,黑乎乎的教室里,任凭你幻灯片做得多绚烂,口吐莲花,把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
讲得多么出神入化,台下听众仍然抗不住袭袭困意,纷纷半梦半醒中。在台上讲到VHF时,我眼前已经出现萝卜丝饼,椒盐酥。。。

前面两位已经讲完了,待到乌龙LILY出现时,奇特的事情又发生了,居然放不了幻灯片,只好换电脑。此时沉睡中的毛利小武郎们都渐渐苏醒,开始舒展筋骨了。大家的精神都重新集中到台上的时候,乌龙事件即将出现,一幅堪称下流的图片出现在大屏幕上,由于近视度数加深没有看清,但从画风看,似中东伊诗塔门上的壁画,一印度包头男人魔爪伸向一坦胸露乳披纱女子胸前。众人此时皆精神抖擞,身子也坐直了,眼睛也放光了,思维也活跃了,话也多了。坐在我旁边的,理论上能娶四个老婆的穆斯林兄弟,也从蜷缩状,伸展看来,很专业的告诉我:“这是Kasamutra。”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古老的印度爱经了。呵呵,我们可爱的JuniorCYBER
LAW Obscenity
那节课的素材。

校长很无奈的说为什么大家整节课都打不起精神,可看到这个都这么兴奋。

因为TLBU确实是一所很保守的学校。

我的解释,其实就一张色情照片啦,只是由不合适的人,陈黎同学,在不合适的时候,国际组织法课堂上,面对不合适的观众,校长和纯洁的我们,出现,造成的喜剧效果。

TLBU人物谱之一
——乌龙LILY

倡议一下,还有半年就毕业了,诸位SENIOR没事儿看我BLOG的,是不是也如我,处于写论文的头痛期啊?写不下去论文,不如为TLBU同窗立传,写点儿好玩的经典的事情,毕业的时候,集成一册以示纪念。今后,大家再见面,也好有饭桌上的谈资。

什么叫好玩的经典的事情呢?比如,上届我们的senior,有个老挝人叫Sir,一天饭桌上SirKeven:“我看电影里,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
you are the
shit,
另一个人不但不生气,还很开心是怎么回事啊?”Keven答曰:“You
are the shit
意思是你真牛逼,You
are shit
意思是说你是一堆屎。”哦,原来是这样。于是Sir同学开始拿Keven
开练了。Sir同学一字一顿,指着他自己说:I
AM THE SHIT.
然后指着Keven说:“YOU
SHIT."
连起来是 I
AM THE SHIT YOU SHIT.
全桌喷饭。

请大家照此风格,秉着客观记录历史的态度,继续。

TLBU风流人物还看LILY
第一个就拿Lily开刀。

鄙人一向以个性鲜明标榜。但在TLBU遇到这位LILY
MM
之后,她鲜明的个性,雷厉风行的作风,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令我辈甘拜下风。她是传说中的铁人,晚睡早起,日里万机,胸怀天下,忧国忧民,实乃女中之豪杰,男子愧不如。机缘巧合,我有幸跟传说中的乌龙LILY住一个寝室。乌龙Lily是今天早上我给她起的外号。她还有很多的外号,比如Leader
Harry
Potter
,这个外号自欧洲FieldStudy期间流传开来,FieldStudy因为不在一组,所以那段期间她的逸事,有待考证,在此按下不表。

说,
200614日早上七点左右,天还黑着,宿舍人都半梦半醒,这时被一个晕乎走错寝室的倒霉韩国孩子吵醒。我就完全清醒了,可还赖在床上,这时,乌龙
LILY到寝室找她的食品袋。结果她开始蹲在旮旯翻我的电脑包。我说:“那是我的包。你的食品袋在架子上”这姐姐嗯了一声,继续兴致勃勃地翻我的包。估计她没听见,我就又说:“那是我的包。”强调了“我”字。姐姐继续翻。最后,姐姐翻完了,做恍然大悟状:“哦,这是你的包啊!那我的呢?”FT!电脑包跟塑料食品袋手感好像差远点吧?//狂晕。我支撑着说:”在架子上。“
乌龙LILY继而转向鞋柜,开始在鞋柜里找。过了10秒,我确定这位姐姐不是在找鞋,仍然是在找那个传说中的食品袋。此时平息了抓狂的冲动,遂起身,指着搁物架平静地说:”在这个架子上。“然后,我就踱步进入洗手间,关上门,撞墙。至今,墙上留下血痕一片,待考。

圣诞前,搬家,刚和乌龙LILYCISSYQueenPinny
分到一个寝室,就我和LILY的箱子大,待Lily开始收拾衣柜,我们都感叹LILY的衣服好多啊,想当初Field
Study
不少女生都穿着Leader的旗袍,晚装,毛衣,靴子臭美来的,Leader很大方,一点也不介意衣服被别人穿来穿去的。好容易把东西安顿好。晚上圣诞节目排练,等待中,乌龙Lily搂着我的肩膀,继而摩挲着我的背,关心地问:“谁是你室友啊?”
只觉我像小丸子一样,一大滴汗珠滴下。Queen在旁边解围说:我们都是室友啊。你不记得了?

过了时日,圣诞后,大家在一起住了些天了。一天,听QueenPinny说:“Pinny,今天LILY问我你住哪屋。”呵呵,平衡了。

记得小学学过牛顿煮怀表的故事。哪天LILY变成牛顿级人物了,咱的文也可入选小学生语文课本了。

欢迎继续补充。

以上摘自turenpenny blog

dinner time. President came as a last one on the line, our dear Dung standed before him. he suggested President to cut the line. he wouldn’t do that, I guess, but anyway, what he said is this, President, please go front, the long is too line.

this is a joke I made up myself.

Q: what kind of bell doesn’t ring?

A: Dumbbell

有人的msn名字说,有人说,jesus老爸是木匠,也不知道他pvc是怎么学的。

我说,stupid,jesus老爸就是木匠。

学的越多,你会发现自己知道得越少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脸,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于人。我要作种猪,在高潮中死去。罗曼罗兰写了什么。罗兰小语我在网上就叫做曹建明,down黄片时就用这个 Holyshit, 圣便便, lujun 你也长大了,应该学会面对责任,而不是选择逃避。 我老爸,林昌源所谓技术不是别人教的,一定要自己努力不停的寻找,思考,学习要坚持,一直坚持老大剃了个正日头知道被人说很弱的感觉是什么了吧曾经沧海难为水,海已枯,水何在听到卢君对他母亲说操你妈,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对母亲说,我日你妈。卢君的儿子叫卢旺达,卢君生,卢san。 To amy or apple:小姐,你不至于那么恨我嘛,我又没有作了什么,何苦消息都不肯回复,又没强求你什么,好像仇人一样。我自横刀向天笑哪管他人瓦上霜我自横屌向天笑去留睾丸两昆仑人生世事如棋局,举手无回大丈夫 -赠我的鹏轩其实做很多事情,我都要学会坚持。也许这个时候你觉得什么东西都学不到,那你为什么不检讨一下自己呢,学东西是自己的事情啊,没必要别人说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啊。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学会坚持。只有恒心,才能让我成功。也想了很多自己和张晨之间的问题,最主要的还是自己不能忘了她。唯一的解药就是再找另外一个,或是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放手吧,她有她自己的自由,不要因为她今天穿的很艳,就觉得不爽。既然都已经不是朋友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she goes her way, I go mine. 今天洗澡的时候,我和魏哥,张杰说:“现在是我老爸,老妈在养我妹。可是等到他们退休了,我妹的学费就是由我来出了。” 可我真的能够做得到吗,我心里想,可那时行吗?我没底。只有坚持。
去年一月写下的blog

March 2nd. TLBU,2006

今天和邱琳,程晓琳吃饭在byoje。回来的路上突然讨论到邱琳的MSN名字,和论文死磕,燃烧吧,我的小宇宙。

结果就有很多的direvative works。

燃烧吧,林鹏轩的小宇宙。(小样,烧我的当然不心疼)

谁动了我的小宇宙。

谁烧了我的小宇宙。

难怪论文没写出来,给烧光了。

觉醒吧,邱琳,你烧的是我的小宇宙

liuyuxin,原来的msn名字叫断肠人在天涯,今早吃饭牛奶发光了,直接改名断奶人在天涯。

王总语录,

1, 王总的老公(她是如此称呼的)一次被人请去当谤狼。
我说,哇,那酒量不得很好阿。
他说,酒量好的缺点是可以掩饰的,但是这谤狼比新狼帅确是遮挡不住的。
小样。。。

2, 这个不应该放这,是我的话。最近讲中文不太流利(我知道没有流利过),就想到,最近讲话很廖丽阿。

3, 王总过生日,我今年不搞party
我附和,那是,都叫不行,咱搞个小范围的。
那不行,王总说,这人缘好,叫谁不叫谁啊。
小样,和她老公一幅德行。

4,王总最近皮肤好阿。
那是,说完她就把脸对着灯光比划了起来。
变漂亮了,可得碰上另一半。
那不可能,我这个人比较深邃。

,
看到袁嘉泥的msn有个哥们叫马亦舟,随口说了一句,这名字真土。随后她回了一句,我上次已经骂过一次了。汗~。然后又想起她那另个哥们叫张士邦,有趣的是在名字后放了一个英文名(Jeffery)。这名字真的很funny,如果多念几次,你会想到很多派生的东西,比如占姆士邦德,或是杰士邦什么的。

让主做爱。和。让爱作主。

今天和lan 聊天,说到,谁他妈天天在我楼上跳,damn heavy。她说她是在楼上跳舞,不是跳。意图就是说重的人不是她。完了吃完饭,还很小声的说,用disclose这词,会向我报告到底是谁在跳。搞笑。

今天回寝室。路上有门,我示意yuanjiani去开门。因为我手里有东西,不方便。她不肯开,我就和她干耗着。过了一会就听她说,我这个人没什么东西好,就是耐心特别好。

talk with kevin on thaweat

 

Mumble HF. (life is hard, then you nap)
says:

              he’s a fat bastard bnow

 

Lin Pengxuan says:

 miacheal will be very much pleseasd to c there
indeed is someone who is uglier than him

 

Lin Pengxuan says:

i will also make sure he know what u have
said..

 

Mumble HF. (life is hard, then you nap)
says:

     
no problem no one hides this fact from him
even the
cambodians say that to him

       
and he doesnt care coz hes enjoying life TOOOOOOO much

       
kill him

 

Lin Pengxuan says:

 , in
the name of asian student union, i curse u.

 

About linpx
He is lazy, so he left nothing here.

One Response to LIFE IS FUNNY

  1. Anastasia Diana Elina says:

    it was KAMASUTRA not Kasamutra…and don’t change the name, it may not be sex book anymo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