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刀自传 II

林鹏轩之色彩—我眼中的

要说和林鹏轩认识的时间真的不是很长,从初来韩国第一次见面做同学到现在也不过四
个多月,因为本人生性糊涂,做人又散漫,最初的一个月也没形成什么概念,同学在脑
中各个都是面目模糊。这个农民是什么时候走进我的视线的呢?
第一次应该也是迎新晚会吧,该人手持歌词,唱了一首飞儿乐队的歌,我第一次听见有
人跑调跑的这么行云流水又全情投入的,当时叹为观止。不过当时心中也认同,也是个
傻孩子,大概可以做朋友。又过了些时日后才发现,这孩子傻得可以,每次见都在傻笑
,又爱讲些过时笑话,而且实在臭屁又爱炫的不行了,真亏了他妈没给他起名叫“林鹏
炫”!我是最不喜欢这样的人的,见一个打击一个,于是鹏轩同学就被冠以“农民”乃
至“你侮辱了农民”之类的称号,但是贵在他从不生气。有时候我也在纳闷,他不是天
蝎座的吗?该不会哪天仇恨在心中积累不下了就适机报复吧?结果被本人不兴言中。在
校长课上,该人又坐我旁边,我呢,又不是能抵制诱惑的人,于是两个人聊的上天入地
,又加手舞足蹈。结果校长忍不下去了,我们被点名叫到讲台上去。这下人可丢大发了
,那有都读研究生了,还被叫到讲台罚站的啊。但因我神经末梢比较长,近视又不喜带
眼镜,本着我看不清别人别人也就看不清我的掩耳盗铃思想,当时还真没什么感觉,只
是觉的这小子好象身高还可以嘛。事后才慢慢想明白了,这是“报复”,一定是“报复
”!从此沦为一船人,革命友谊也就由此建立了。
但是认识久了,我却觉的他不如表面的那么开心,或者只是我的猜测。有时候看他一直
傻乐傻乐的,心里反而会有一种心疼的感觉,怕他是因为惯性才这样做的。可惜,我这
个做姐姐的人心理年龄也不怎么样,所有的洒脱不在乎也不过是因为不面对才做出来的
,实在是没资格去探询另一个人,况且这个人好象还比我积极很多。也许是因为他长大
了,很遗憾错过了他的那个单纯快乐的时刻。也许只是我太多心,看不得别人永远开心
的这么透彻。
总之,现在的他在我眼中,用亮绿色形容也是合适的,但应是底色的蓝混上一层明黄调
出来的。

About linpx
He is lazy, so he left nothing he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