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晨来信

从你那收到一封长信,还不是转发的笑话什么的,我有些小意外,也很开心。本该马上提笔回信,无奈这两天学校期末考试,忙起来就没得停了。

 

我也一直想找个机会给你写封信,我和你之间好怪的,还是很不好意思我的孩子气,总是一副俨然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的态度。也还是在打腹稿的时候,

能想到好多好多能说的东西,手一放到键盘上就全然不知所云了。放不开的人还是我啊。我希望我们能够正常的交流,别象中国和台湾一样,因为历史的原因

而有诸多顾忌。呵呵,if you know what I really mean.

 

在这里念书有诸多艰难的地方,至少在我看来。我不愿和这里的同学说起。在这里和人交流有时让我小受打击,不是因为其他内容上的问题,而是我的英语听力问题。

好奇怪啊,他们日常讲的笑话啦,口语啦我都听不懂。上课看的电影我也听不懂,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老师讲的还是明白的,电视里放的新闻也是明白。真的就像是

以前觉得那样,你越有机会接触更大范围的事物,你就越觉得自己懂得少。实际上这是中国学生得通病了,slang知道得少,脑子转的没有母语快。还有就是词汇量。

老生常谈,不好意思啊。

 

我是这里得coordinator,是校长和同学交流的桥梁。学期才过一半,这里的学生就对校长特别有看法。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学生们总是认为校长太专制,太蛮横。

可是他们不知道,校长为了学校的运转,把全部都奉献到学校里来了,如果有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呕心沥血。也许这两个issue是不矛盾的,但是在我看来,同学们有时

真的是自私啊。平常都好说话,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马上就到了对立面去了。不要建议我去向他们解释校长有多关心他们,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最近让我心寒的一件事,

是关于学校招生。我和沈楠一起向华政联系招生事宜。沈楠完全就是不关心,坦然置身事外。Tlbu是个小学校,生死存亡就建立在学生素质的高低之上。在我向她解释整个情况,

仍不为所动。我突然都找不着北,原来我一直很关心的,一直叫我大哥的这个沈楠,是怎样一个人。

 

我难受,是因为我想明白了她的一些性格。最近和她走的远了。学校里志同道合的真的不多。我是一个需要朋友的人, I cannot live without them.

 

太偏激了些。

 

但还是有很多东西让我舒服的。这里的风景很好,每天吃完饭可以在山上走走。每周都去教堂唱圣歌。还有就是了解了好多在国内学不到的东西。来这之前,我对宗教没有任何感觉。

但是现在我对宗教的历史已经有了粗浅的了解,islam,基督,天主。尽管粗浅,已经比很多人了解的很深了。学知识是件很快乐是事情。让我告诉你一个tip,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布什信封的是天主教,本拉登信封的是islam。他们供奉的是同一个神。很意外吧,不过估计你是没有兴趣的啦。

 

最近还有件事很开心啊。终于看完了自己生平的第一本英文小说。还记得我送给你的那本书的书名吧。我看了相同作者的另一本书,angel and demon。好有成就感。这两本书出了这么久,现在还是美国的best seller.

 

不小心就写了这么多,自己看看,又挺高兴的。原来我还可以写这么长的信给你。然后我就会想你看信时的心态。哦,如果有回信的话,那就1,别回得太快,我基本上不是太回长信的。

2,别试着安慰我。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不难过,我不高兴。我只是平淡的活着。想想,还是不错,起码不用每天起床挤车。3,不回也是欢迎的。

 

Ps:不知你家装锅了吗,美国的电视频道不要太好看啊。看里面的souptalkshow,会笑死你的。

 

 

Sincerely

 

 Lin Pengxuan

From: 张晨 [mailto:czhang@easipass.com]
Sent: 2004129 :12:28
To: 林鹏轩
Subject: 随便聊聊,近况如何?

 

林鹏轩,hello:

   

    想必在校友录上看到我们上周五聚会的消息了吧,相信如果你在国内,一定会参加的,上班的都有点变化了,不管是穿着还是心态,没变的只有读研的那几个吧。我想你应该也有变化了,特别是头发,哈哈,只有脸上的豆豆依然坚守阵地吧?!

 

    想知道现在大伙的情况吗?

 

    现在的乾哥可谓事业爱情双丰收了,那天他查出来,司考考了396,离助理审判员又迈进一步,听说女朋友也很漂亮。

 

    李传欣公安“捞”得很多,又几乎不用自己开销,几个月工资已经存了一万多,是万元户了!还是一副领导作风。

 

    丹丽新烫了头发,前刘海剪得成熟许多,并接收了自己把自己打包从北京寄给她的小宝。小宝整个膨胀了两圈,个子却没长,一口京腔,已经不会讲上海话了。

 

    应音在工作培训时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听说照片上象卢君。

 

    小顾还是那么可爱漂亮,而滕就象山里流浪下来的,头发胡子混在一起,还有一副憔悴隔夜的脸。

 

    张亮也装了钢牙,和帅哥站在一起拍了张“钢牙大联盟”。和晓丹只能上网视频聊天,挺让人佩服。

 

    黄颖在律所挺忙碌,也不知道她考出来没有,不过憔悴了不少,果然律师都是以剥削助理为生的。

 

    卢君和老屠合租了以前是女生租过的小屋,在曹阳路那里高级公寓的地下室,有点象北京人在纽约里的情节,但房子不错,每天可以坐一层电梯到B1,还是复式结构的,上层只有1米七,两人刚够站直。一人一小床、一衣柜、一电视,就是上厕所和洗澡要登上一个半米高的台阶,很累人。

 

    我还是在公司里忙忙碌碌,头发又烫卷了,还是觉得自己适合卷发。快过圣诞了,公司大楼的大厅都布置得很喜庆,很有过节的味道,现在就在期待公司的过节奖金和礼物了,呵呵。

 

    在韩国,圣诞节会过吗?应该也一样吧,学校也要放假的吧?你和沈楠常见面吗?她好不好呢?有没有女人味更多一点了?

 

    祝:顺利!开心!

 

    写了这么多,不知道有没有看的睡着了呢?

    

 

  

 

      

 

Best Regards!

张晨 czhang@easipass.com

E&P International Inc.

Tel:58775890*826

Fax:58777200                                   

2004-12-09

              

 

About linpx
He is lazy, so he left nothing he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