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剧本

编剧:林鹏轩 张亮

旁白:女生 狼叫,犬吠,猴子叫,巡夜:滕志鹰

老大A:蒋先锋 老大B:林鹏轩 小弟:张亮 赵巍 卢君 兰昊 张杰 关则深 张钢莹 黄军

Part I

旁白: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伴着狼叫(想起狼叫),还有猴子叫

两对人马在台上摆pose,一队是终结者,另一队是红军长征,配上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前奏完以后大家一起站起来。然后有个人先拨手机,另一方(II)手机响起,(II)老大拿起手机,却没有声音,一个小弟插了一声:“老大,对不起,是我的手机响了”小弟被另两个人拖下去狂扁,惨叫声由旁白发出。拿起事先的两块砖头,大家一起对打手机。一个人开始打(介绍手机的性能),另一个人身体开始摇晃,因为开的是震动档。

喽罗1:老大,他们就在你面前,为什么还要打手机。

老大A:笨蛋,我们现在是21世纪了,黑社会也要讲究信息化。

(两个老大都竭力装出信号很不好的样子,最后还是把手机放下)

A:难道你就是….

B(目视远方,手挖鼻孔,缓缓点头):不错,我就是(开始唱歌,我就是-老大B-依呀依呀喲)。。(背后的小弟们唱:“他就是-老大B-依呀依呀喲)

A:久仰你老大B的大名(唱起“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后面的兄弟也拿起娃哈哈的矿泉水瓶跟着一起唱)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说着唱起歌来,后面的兄弟伴舞)

B(闽南口音):不要说这么多客套话了,大家都是出来混的,那么多东西,我们也听不懂了啦。

A:钱带来了吗?

B:带了,货呢。

 A:(A往后看,一个小弟拿起一个大箱子,打开又是一个小箱子。。。一层一层,拿出一根烟,甩手动作,A很潇洒的点起烟,压低声音)忘了。

B:你他妈耍我。我他妈的揍你。你有种就别走。(说着向前一直走,抓着B的一个小弟劈头就揍,伴随着夸张的动作,边打边说)老B,别以为你换了一身衣服,留起了胡子,还戴一幅眼镜我就 认不清你。(说着把他抓起甩向一边,另一个同学配合,甩出去后还要配合颠了几步)

A的小弟:不好意思,我们老大中了周星驰的七伤拳,现在还没好。(说着两个小弟把他架回去,边架还边踢,嘴巴念念有词

(就在这时从后台冲出一个小弟大叫:“老大,货!!”刚走到跟前就摔了一跤)

A:我知道你很崇拜我,但――你也不用行此大礼嘛!

A拍拍小弟的肩)做得好(抽出2角钱,甩在地上)拿去花

B:有没有搞错,给小弟才2毛钱,说什么也要3毛嘛(说着,甩给一个小弟3毛钱)

A:不要这样吧,现在香港经济不景气啦――,生意不好做嘛――。不然也不会做这个行当(说着,解开衣服,露出三个字“黑社会”)

B:废话少说,快点交易吧,最近风声很紧。快,给我验货。(A去拿B的箱子)

A:你是真的放手!想验啊?你要是想验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

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验的。你真的想验吗?那你就验吧!你

不是真的想验吧?难道你真的想验吗?……

B抓住A的手说:
正在这时,警笛响起。

小弟趴在地上,用耳朵听出,站起来说:老大,有条子!

两个大佬一起打他的头,打完后甩头:靠,就在,谁都看到了!还用你说。

 

 

分支1

A, B:你们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重重包围了!

警察C:不对呀,他们抢我们的台词,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

小弟:大哥,看来我们已经到了山清水秀的地步了,还是投降吧!

A, B又打了他的头:是山穷水尽。靠,小学有没有毕业,咱们这个黑社会也是要讲文凭的,你他妈小心下岗。

两队小弟一起拔出刀,餐刀,叉子:我们跟他们拼了

A, B分头训斥:有没有搞错,我们又不是去吃牛排,带这些干什么。快收起来,不要给我丢脸了。

小弟:老大,最近水果刀又涨价了,我们经费又不足,没办法。将就一下吧。

A, B对看了一眼,双手对抓,缓缓地点了一下头:宁做狱中囚,不做枪下鬼。

A:实行B计划。

三个小弟排成一排,(军事化)一个小弟向前迈一步,象军人拿枪一样拿出一根竹竿,另一个人也向前迈了一步拿出一条白手巾,第三个人很利索的套上去,挥着旗对警察说:我们投降了。(象香港回归,军人套旗一样)

B的兄弟唱歌:就这样被你征服。

旁白: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他们进了班房(缓慢的念出)

Part II

旁白:又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夜晚,伴着几声犬吠(汪汪),对了,还有人在叫: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梆梆)

大佬A:等三年,坐三年,恍恍忽忽又三年,大佬B,今天是我们入狱九年的纪念日。

大佬B:不是我说,进来九年了,硬件一点都没有改善。浴室的水太烫,抽水马桶里没有水,电视只能当台灯用,空调制热不制冷。你到底有没有和监狱长说?

大佬A:我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你在干什么?

大佬B:我在发e_mail

 

 

 

 

 

 

 

 

 

 

 

 

 

 

 

 

 

 

 

 

 

喂,你几年没洗澡了。

大佬A:有没有搞错,浴缸有一个洞,你叫我怎么洗澡?

大佬B:我看你是脑袋秀逗了。浴缸本来就有一个洞,不然洗好了澡,水放哪去?

 

 

法庭开审,法官用气冲的塑料大垂子(里面有铃铛)敲击案台。法官:带被告大佬AB(背后差牌)

大老A看见押他的警察是他的小弟。A:你怎么会在这。

小弟:老大,导演说人手不够,让我替上先。

法官:请公诉人,被告人辩护律师上场。请公诉人将事情经过简述一下。

公诉人: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因为,所以,结果,但是,后来,如果,与其,最后,突然,最终。好了事情大致经过就是这样了。(公诉人摆很多动作,一会儿扣着法官的肩膀,一会儿拍拍小弟的肩膀,一会儿又指着大佬A的头和大佬B的脸,还用手帕擦了擦口水)

法官:我靠,有没有搞错。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对着一头雾水的大佬AB说)

辩护律师又说了:法官大人,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们的小弟A在街上卖地瓜干,我们这位小弟B(拍拍他)就去买,可是有一个人却不分青红皂白冲进来,把整包地瓜干抱走。

 

 

 

 

 

About linpx
He is lazy, so he left nothing he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